西安百科

广告

葫芦鸡哪里的口味更佳?

2011-06-30 14:16:32 本文行家:终南山下

秦蜀之地“尚滋味”、“好辛香”,千载之下未有多大的变化,只是随着铺头的增多,店铺里的吃食逐渐变得陕不陕,川不川,味道很难有正宗的,有时想起地道的老陕原味,琢磨琢磨,还是去西安饭庄啃只葫芦鸡来的好。

葫芦鸡葫芦鸡

     秦蜀之地“尚滋味”、 “好辛香”,千载之下未有多大的变化,只是随着铺头的增多,店铺里的吃食逐渐变得陕不陕,川不川,味道很难有正宗的,有时想起地道的老陕原味,琢磨琢磨,还是去西安饭庄啃只葫芦鸡来的好。

    胖子小时正是物资匮乏的时候,又是半大小子,吃穷老子,嘴馋的紧,年节时的水晶饼吃完了连盒子里的酥皮渣子都不放过;吃顿泡馍,恶行恶状,吃罢碗里光可鉴人,给服务员省事。这些虽然难得,但粮票充裕时还能吃上,葫芦鸡却如站在城墙上看南山,可望不可及,家里老人过大寿时,或才有幸吃到,于是那时一直期盼家里老人可以50、60、70的这么过生日……。某年生病,错过祖父的六十大寿,听几个表弟妹说席间美食,开始口水四溢,待听到“葫芦鸡”三个字,就改为涕泗横流了。

    前几日陪家人听戏,戏文里说:“肥肘子油多拿馍一蘸,葫芦鸡不嚼也能咽”,这东西味美早已深入人心,思考原因,大抵是烹调精妙,乡间俗谚说“羊肉膻,鸡肉顽”,是很不好下手的材料,做久了吃起来木,无味,似嚼蜡。葫芦鸡却是先以调料腌好,上锅把味道都蒸到肉丝肌理中,再大火急炸,出来皮酥里嫩,佐以椒盐提味,称的上是无味使之入的典范。

    馋这一口,初拿工资时往往月初频频狠下心独自进店,吃罢归家开始准备下半个月吃咸菜挂面的准备。单身独住,往往有发小、伙计来闲谈饮酒,平日里就买些头肉,开几瓶啤酒,拿出最近正看的书,互相说道些想法,食迄各自去,到了发薪日不用说,必有人专程跑趟东大街,提溜着食盒来敲门,当夜多是醉宿胖子家,久而久之他们调侃说:你这可谓是“见鸡行事”啊。

    这几年朋友来西安溜达,多拉去南郊美院新校区南门那厢的竹间葫芦鸡,适合那些不舍美食愿跑冤枉路的人,席间除种种冷热菜式之外,必点一盘葫芦鸡,显摆下筷子一抖就骨肉分离的把戏,当然这岁数上桌就斯文的多了,吃喝的空当还有心思给朋友讲讲这食物的历史渊源,滋味精细之处,吃得那群人大为赞叹复又哀痛,问其原因,说以后只能望图解馋,偶尔来西安才可大快朵颐。听罢心底突然一阵恍惚,这期盼不正和胖子幼年一般无二么,岁月在唇齿间变迁,心情却在轮回了。
   

分享:
标签: 西安 小吃 葫芦鸡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