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百科

广告

西安事变中羁押过老蒋的高桂滋公馆在何处?

2011-05-05 23:30:46 本文行家:终南山下

1936年的十二月,西安城东南的那个小楼牵动着中外无数重量级人物的神经。小楼里羁押的人,叫做蒋中正,那座小楼,则是时任三十二军副军长的高桂滋在西安的公馆。

高桂滋宅,主建筑高桂滋宅,主建筑


  居住在西安的人们大多过着平凡普通的生活,也不时的对来去匆匆的游客投以诧异的眼光,不知道这些自己司空见惯的建筑、场景哪里有如此的魅力,直到有次胖子描述自己的生活:城墙头上吹风,荐福寺里吃饭,张公馆里看书,高公馆里谝闲传。被数位义愤填膺的人斥责:你看看你过得是什么样令人发指的幸福生活呀!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身边这些自己忽略的地方,都有着不同寻常的色彩。

  中国历史这幅画卷上,西安多为点睛之笔,郡县制、科举制等等无一不有着绵延至今的影响。虽然时至近代,重心渐倾东南,但在1936年的十二月,西安城东南的那个小楼,却牵动着中外无数重量级人物的神经。小楼里羁押的人,叫做蒋中正,那座小楼,则是时任三十二军副军长的高桂滋在西安的公馆。于是在其后的数日里,周恩来、邵力子、宋美龄、宋子文、杨虎城、张学良等人频繁出入,怕都是身为屋主的高桂滋也不能料想到的贵客。住在小楼里被牢牢看守的老蒋当时不知心底会否有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之叹,早年他暗杀陶成章、架走许崇智、软禁胡汉民,怕是没想过自己也会落在同样的境地。问及当时的之所以征用高公馆,一是怕新城黄楼情况复杂——当时的陕西省政府大院自然是鱼龙混杂,搬到张宅旁方便保卫和掌控,交谈见面也便利;再者新宅子追时髦装了暖气,不然江南的老蒋怕是受不得西北的苦寒。

  再提一下屋主高桂滋,那公馆盖好不久,他还不及入住,老蒋就被塞了进去,连家具都得现借,其后几年参与平型关战役,中条山战役,戎马倥偬,怕是也没有时间住在这处,直到后来任西安绥署副主任,指挥进攻边区的时候,才能在西安安顿下来,这个院子中西风结合,是所庭院式建筑,大门内是喷泉一池,左首是一栋中西合璧的小楼,此二者至今尚存,小楼以办公、会客、议事为主,左右侧的耳房和地下室则安排秘书、警卫连居住,后面的三进四合院当初是高家人自居,而今已变成了方方正正的水泥楼。高桂滋在解放战争时期为我党提供情报,后又起义,怕是住在这曾经羁押老蒋的地方,有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心理压力吧。

  张学良公馆与高桂滋公馆一巷之隔,想来在那时必定幽静且森严,如今却是人声鼎沸,尤其夏日傍晚,巷口那家烤翅,等位的人是要多过吃肉的人。西安的腐败路版本很多,众说纷纭,但不论哪个版本,建国路都在其内,喜欢热闹新鲜的白领小青年三五成群的奔鱼酷、藏秘烤鱼、汉城烧烤增进感情去;西安的老吃家则蹲在朱家水盆、眼睛张门口说着上下五千年;住西安的乡党们忘不了乡里味道,纷纷说街口的席面味道最冁和;海底捞门口的顾客始终没有见少过……曾经达官显宦的居所,已经被洗刷得一点痕迹都看不出来了。

  解放后高桂滋将房子交予人民政府,省政府安排刚成立的作协搬了进去,几位后来震动全国的作家给这个宅邸又添上了一层色彩。胖子有次路过,蹲在作协旁边吃面,盯着大门里的喷泉,一边吸溜着面条,一边和伙计讲古,提到张学良时,旁边蹲着的一位老者过来搭话,称张学良的坚决抗日、发起事变,一者是老蒋为人太过苛刻,34、35年小张张学良被红十五团打的损兵折将,等到中央红军到了,东北军的各路猛将更是被徐海东将军打的晕头转向,结果老蒋不但拒发抚恤,甚至还要取消番号,小张自然不肯为他卖命。其二是有刘多荃将军和高福源两位将军在中共和小张之间牵线搭桥,坚定了小张反对内战,坚决抗日的决心,当时的东北军对陕北红军来说恰似一支运输队,不但输送军需物资,还时常传递情报,见了面也就是朝天鸣枪,吆喝几声而已。又可惜小张被带去南京扣押,东北军群龙无首,高福源将军在后来的二·二事件中竟遭杀害,草葬于离高公馆不远的东门外,直到建国后才的迁入烈士陵园云云。给胖子和伙计说的半信半疑,问有何为证?老者嘿嘿一笑,说西安事变史编纂组的编辑当初可没敢这么问,这才晓得人家正是当时参与此事的刘多荃部警卫兵,西安这市井多隐士奇人,信哉。

分享:
标签: 西安旅游 高桂兹 作协 建国路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