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安百科

广告

终南山紫阁峪像在唐诗中一样美么?

2011-05-05 01:20:48 本文行家:终南山下

“紫阁连终南,青冥天倪色”,这是李太白爬到山顶,开始举目四眺了;紫阁这名字的由来,是说山峰恍若楼阁,旭日照耀之下,“灿然发紫”。

紫阁烟云紫阁烟云


终南形胜,紫阁尤佳

  生活就像个围城,山里的人想进城,城里的人想钻山,都是去追寻各自觉得更美好的生活,前几日看到一句话,大抵是说:旅行就是从你活腻的地方,去到别人活腻的地方。其实这句话不太准确,自己日常无比熟悉的地方,仔细探寻下去,也能找点意外的新鲜出来。


  近几年周末钻山,去的比较多的地儿是紫阁峪,车程不近不远,坐车到地质八队下,迎面及是,开车沿着环山路一路西行,过了亚建高尔夫俱乐部不远就到。路程不累不休闲,路上树荫遮蔽较多,海拔爬升不大,路面也很适合走动,沿途风景绝不单调,水色尤其迷人,层峦叠嶂映衬之下,是个适合摄影爱好者的好地方。撒开丫子跑,可以从神水峪或者高冠峪穿越出去,若是时间充裕,一路停停住住的,便是万华山了,故而户外驴友们也常往这边活动。走得多了,眼睛看惯秋水长天,雄峰峻岭,就开始琢磨这条山谷背后的故事,终南山七十二峪,尽都有名人高士,隐者僧人的形迹点缀其间。

  这几年退耕还林之后,秦岭北麓的植被又繁茂了起来,于是春夏秋三季入山,都有不同的色彩,初春时节,一片嫩绿,生机初萌,山口人烟稠密的地方,多是灌木和见缝插针辟成的田地,夹杂在田亩间的桃花绽放时,和金黄油菜花交相映衬,与柿树干枯的黑枝衬起来,倍加的色彩明快。夏日则是一片浓绿,山道旁的崖壁都攀满了绿色枝条,雨水丰沛的时候,疯长的植物会把一些偏僻的小路遮蔽起来,满眼绿色中,点缀其间的色彩是水潭中的青碧与褐红。秋日的紫阁最美,尤以霜降之后,黄栌等植物树叶红黄交替,满眼斑斓,彩叶掉落山涧,被水一激,颜色分外的油润,一旁爱好摄影的朋友大喊:“看!这就是德味儿!”

  陈寅恪先生倡导“诗文证史”,虽然是学术上的事情,但是这东西运用之妙,就存乎一心了,翻拣一下自唐宋以来对终南山各处的诗文描述,再做个关键字提取检索,很容易就能得到好些峪口的旧称、原名、掌故、景色。刨开沧海桑田对人文景观的影响,留下的就是这里自然的壮阔的美——“紫阁连终南,青冥天倪色”,这是李太白爬到山顶,开始举目四眺了;紫阁这名字的由来,是说山峰恍若楼阁,旭日照耀之下,“灿然发紫”,于是经验丰富的驴友白居易,就抓着时候“晨游紫阁峰,暮宿山下村”,赏尽美景而归;还有岑参“雷声傍太白,雨在八九峰。东望白阁云,半入紫阁松”的雄浑壮阔,杜甫在感慨往昔的“昆吾御宿自逶迤,紫阁峰阴入渼陂”,林林总总,不可胜举。

  按理说千年以降游人频现的地界,就不该有什么悬疑公案,可紫阁峪进山不远,就有个佛学界和史学界一直在打官司的丛林遗址,宝林寺在贞观年间由太宗敕令修建,尉迟敬德监修,后来被水冲毁,仅余下平台上的庙基遗址,对着矗立在孤峰顶上的一座六面七层密檐楼阁式宝塔,三面环山,孤峰上的这座塔,乡民们俗称叫做敬德塔,唐时修建,宋时修复,看起来似乎是终南山中常见的遗迹,但有文献考证表示,此处应该就是玄奘顶骨舍利的安置处,考证是否详实可信,大多是以《建康志》里的记载为依据,不太确凿,但再从山下走过,远眺孤塔的时候,心底总有种说不出的情绪在涌动着,这大抵就是传说的力量吧。 
分享:
标签: 西安旅行 秦岭 七十二峪 紫阁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